首页  >  要闻动态  >  要闻

三明羽毛总公司

来源:技术     时间:2021-11-27 13:21

三明羽毛总公司gopz5,南京涂料营运部,黑河皮革营运部,荆州养殖营运部,普洱羽毛营运部

三明羽毛总公司

原标题:东西问丨钢琴家郎朗:音乐如何打破藩篱促进国际人文交流? (东西问)钢琴家郎朗:音乐如何打破藩篱促进国际人文交流? 中新社纽约11月21日电 题:钢琴家郎朗:音乐如何打破藩篱促进国际人文交流? 中新社记者 王帆 廖攀 作为全球音乐表演领域最卖座的钢琴家之一,郎朗今年9月在美国华盛顿正式开启的2021年度世界巡演共20站,遍及北美、中东、欧洲多个国家及城市。 面对来自不同国家,有着不同社会、文化、制度背景的观众,音乐为何能打破藩篱让中国文化“走进”他们心里?音乐在促进国际人文交流方面为何不可替代? 身为联合国和平使者,郎朗曾呼吁利用音乐、文化与对话来推动和平与发展。他在纽约成立了郎朗国际音乐基金会,以教育、鼓舞和激励新一代的音乐爱好者和演奏家为使命。 钢琴家郎朗近日在纽约接受中新社“东西问”独家专访,就音乐与人文交流、音乐教育等话题畅谈见解。他表示,不论你来自哪里,听到美丽的旋律都会心动,因为音乐旋律是一种世界语言。 现将访谈实录摘要如下: 中新社记者:今年9月,您在美国华盛顿肯尼迪表演艺术中心正式开启的2021年度世界巡演与以往有何不同? 郎朗:这次巡演我觉得意义跟以往很不一样。疫情还未结束,在这个时候开启巡演,我开始很紧张。这是一个艰难的决定。要把最重要的音乐会都浓缩到一起,巡演城市包括纽约、华盛顿、柏林、巴黎、伦敦、罗马、维也纳以及世博会举办地迪拜等,确实压力很大,也特别希望把这场巡演做到极致。最近,在北美巡演行程中重返纽约卡内基音乐厅,心情非常激动。自我第一次在卡内基和巴尔的摩交响乐团演奏格里格协奏曲,已超过二十年了。当我走上舞台演奏巴赫时,确实心里很震撼,尤其看到全场满座的观众,很激动。 图为10月12日,郎朗在纽约卡内基音乐厅举行独奏音乐会,演出结束后郎朗答谢观众。中新社记者 廖攀 摄 中新社记者:《哥德堡变奏曲》是此次巡演的一大亮点。决定演奏郎朗版之前,您都做了哪些准备工作? 郎朗:《哥德堡变奏曲》是我从10岁就开始练的。是我人生经历中最有挑战性的一首作品。它的深度和广度,不能只用情感和技术来表达。它代表着一个精神高度,是一座大山。它有着长城般绵延起伏的结构,也像金字塔般完美的建筑。同时,它又是有血有肉的、抒发情感的作品。当然,它的情感不一定都是美丽、快乐,很多时候是一种忧伤,是一种暗黑的瞬间,一种悲壮的感受,但也有非常优美的地方。整体来讲,这首作品我已准备20多年。一直都想弹,又不太敢弹,直到4年前下定决心,要把这首曲子在音乐会上弹出来。 图为郎朗接受专访当日在钢琴旁面对记者镜头。 中新社记者 廖攀 摄 中新社记者:此前,您在纽约中央公园“全球公民”慈善公演中演奏了《Imagine》《We Are The World》等曲目,在迪拜世博会开幕式上演奏了《爱之梦》。您认为这些曲目向全球观众传递了什么信息? 郎朗:这次在纽约中央公园的音乐会,是全球24小时爱心接力,以全世界在一起、建立更好的星球、扫除贫穷为主题,是一个纯公益性的现场活动。我非常有幸,代表中国和中国人来参加这一国际盛会。演奏的作品是人们非常熟悉的迈克尔·杰克逊的《We Are The World》,还有几首祝愿世界和平、让全世界融入到一起的作品。这次音乐会筹到了很多善款。纽约的表演时长在全球接力中占据8个小时。 紧接着,我飞到阿联酋迪拜去参加主题是“沟通思想,创造未来”的世博会。世界在经历疫情这个十字路口后,要继续平衡地、多元化地发展。我觉得这个主题非常好。 钢琴家郎朗近日在纽约接受中新社“东西问”独家专访,就音乐与人文交流、音乐教育等话题畅谈见解。中新社记者 廖攀 摄 中新社记者:您在巡演过程中,时常会演奏一些来自中国的曲目。面对来自不同国家,有着不同社会、文化、制度背景的观众,音乐为何能打破藩篱让中国文化“走进”他们心里? 郎朗:音乐能非常自然地走到人们心里,不管你是哪一国家的人,听到一个美丽的旋律都会心动。旋律已经自成世界,是一个世界语言。 这次我在华盛顿的全球巡演的首场演出,正好是中秋节的前夜,必须得来首《茉莉花》。当天弹奏贝多芬协奏曲,也拉开了美好的帷幕。最近的巡演,每场音乐会我都会带出一首我喜欢的中国作品。我生长在一个民乐氛围的家里,我爸拉二胡,我妈很喜欢民族舞和唱民歌,所以我从小弹过很多传统音乐。本身这就是我的家庭氛围,我希望每场音乐会都能把家里的传统发扬一下,尤其现在这样一个多元化的世界里,人们更应该听到我们优雅的中国旋律。 2018年10月10日,郎朗国际音乐基金会在纽约曼哈顿举办十周年庆典暨慈善晚宴,郎朗与参加慈善晚宴的嘉宾在席间。中新社记者 廖攀 摄 中新社记者:在纽约中央公园的慈善公演上,您作为中国代表,与国际乐团、歌手、少年合唱团一起合作演出,现场掌声不断。您觉得,音乐在促进国际人文交流方面为何不可替代? 郎朗:这次在演奏《We Are The World》时,我们用了一个合唱团。这个合唱团虽然在纽约,但团员背景五湖四海,有亚裔的比如华裔、印度裔、菲律宾裔,还有拉丁裔、非洲裔的。他们一起唱出动人旋律时,现场几万观众都跟着唱。包括我弹《波西米亚狂想曲》时,刚弹出来,所有人都开始唱。这种感觉就是音乐的凝聚力,真的很震撼,是一种心理上的震撼。它能让大家的情感凝聚在一起。 中新社记者:身为联合国和平使者,您曾呼吁利用音乐、文化与对话来推动和平与发展,对此有何分享? 郎朗:作为联合国的和平使者,确实每年都希望做一些有利于世界团结的事情。我们会做一些计划,在明年9月的联合国大会的开幕式上演奏,也可能会探讨为什么我们大家要一起合作,怎么来让世界尤其青少年能有更好的未来。我觉得,每个人都有义务去表达对世界美好的憧憬。这是一件重要的事,不管是作为联合国使者,还是作为一个中国人,或者作为一个地球人,都应该去让大家凝聚在一起。 图为2018年10月10日,郎朗国际音乐基金会支助的青少年钢琴家与郎朗在纽约演奏钢琴曲目。 中新社记者 廖攀 摄 中新社记者:您非常重视音乐教育,2008年在纽约成立了郎朗国际音乐基金会。基金会2022-2024年“青年学者”培养计划今年首度面向全球开放申请(此前仅限中国和美国)。您对来自全球的小钢琴家们有怎样的期待? 郎朗:因为现在基金会希望做得更具国际化,不能落下全球的人才,所以这次我们的眼光是全球的各个角落。实际上,我个人已经关注很长时间了,(比如)欧洲的小朋友,或者是亚洲国家和地区的小朋友,还有拉丁美洲的,还有包括非洲的。世界已经变成一个地球村了,那就更得去发掘人才,把他们请到我们中国来做夏令营,或者去著名的大学做音乐营,或者去特别棒的音乐节做音乐会,或者跟一些非常好的青年教育团去切磋,就是把全球的互动做起来。(完) 受访者简介: 图为2016年10月17日,钢琴家郎朗在纽约曼哈顿举行慈善音乐晚宴时面对记者镜头。中新社记者 廖攀 摄 郎朗,中国钢琴演奏家,毕业于美国柯蒂斯音乐学院。他多次在国际钢琴大赛中获奖,与柏林爱乐乐团、美国五大交响乐团等世界顶级乐团长期合作,在世界所有著名音乐厅都举办过个人独奏会,多次受邀在包括奥运会开幕式、世博会开幕式等大型活动现场演奏,曾被《人物(青年版)》杂志称为“将改变世界的10位青年”之一。2004年,郎朗被任命为联合国儿童和平基金会国际亲善大使。2013年,郎朗在纽约联合国总部获任联合国和平使者。他在纽约成立的郎朗国际音乐基金会,以教育、鼓舞和激励新一代的音乐爱好者和演奏家为使命。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责任编辑: